????张若尘的真身,坐在湖畔,如老僧入定,可是意识却进入了乾坤界。

????站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张若尘的目光,盯着树干上的那道剑形奥义印记,扬声道:“女帝,我已经夺取狩天之战第一,可以见你一面吗?”

????剑形奥义印记是千骨女帝留下,内部蕴含她的一道精神意志。

????当张若尘喊出她名字的时候,紫巾岛上的千骨女帝本尊,顿时生出感应。下一刻,她的一道神念,跨越时间和空间,降临到乾坤界中。

????千骨女帝绝世无双,虽是一道神念,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如中天之日。

????张若尘面无表情,不悲不喜,道:“我已得到命运天令,现在就可以给你。至于命运奥义,暂时还没有赐予我,应该是因为我的命运之道造诣太低,承受不住奥义的力量。”

????“没有命运奥义,得到命运天令又有何用?张若尘,你见我,应该是另有目的吧?赶紧说,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。”千骨女帝道。

????张若尘道:“当初我答应去参加狩天之战,夺取命运天令和命运奥义借给你参悟的时候,女帝曾承诺,要送我一枚无间令。”

????“没错。我送出的每一枚无间令,都是因为,欠下了巨大人情。正是如此,只要有修士持无间令来见我,我都会为他做一件事。”千骨女帝道。

????张若尘道:“什么事都可以吗?”

????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无论多难,多危险,也义无反顾。”千骨女帝的语气坚定,神音浩荡。

????张若尘道:“我现在就要那枚无间令。”

????千骨女帝何等智慧,在张若尘开口之时,已是隐隐猜到他意欲何为。

????“无间令就不用给你了,你想要求本阁主帮你做什么事,直接说吧?”千骨女帝的语气正式了起来,顿了顿,又道:“但是,你最好想清楚,真的现在就要用这个机会吗?”

????张若尘双手抱拳,微微躬身,道:“我已想得很清楚,请女帝帮我杀一个人,务必在五天之内,将她杀死。”

????“何人?”千骨女帝道。

????张若尘的嘴唇动了动,传音说出一个名字。

????听完后,千骨女帝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,道:“你这是在为难我。”

????张若尘道:“我只有这个请求。”

????“在命运神域杀人,本来就很容易惊动命运神殿的神灵,更何况,你要杀的那人,还有十二位神尊的力量守护。一旦对她出手,瞬间就会被神尊级别的存在知晓,从而引起惊天动地的波澜。在地狱界,怕是没有任何修士敢做这件事。”

????张若尘道:“但是,不包括女帝对吧?”

????千骨女帝沉默了很久,道:“杀她,并不难。但是,在营救太上的节骨眼上,我并不愿意做这种打草惊蛇的事。更不想,让命运神殿的神尊知道,我来了命运神域。”

????张若尘道:“女帝曾说,上穷碧落下黄泉。”

????千骨女帝轻轻摇头,眼神颇为严厉,道:“本阁主知道你想做什么,但是,这件事非常凶险,等于是对抗一位神尊的意志,甚至是在与命运叫板。你做好一旦失败,就会身死人亡的心理准备了吗?”

????“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”张若尘道。

????“好吧,五天之内,无间阁必定杀她。”

????千骨女帝的神念消散,只剩下张若尘独自一人站在接天神木下方,身形萧索,可是眼神却锐利而坚定。

????接下来的五天,张若尘在瀚海庄园中,开启了日晷,使用净灭神火,祭炼一件又一件战器,包括从无疆那里夺取而来的万咒天珠。

????从狩天战场上,夺取到的一元君王圣器,被张若尘拿了出来,交给沉渊古剑炼化吸收。

????沉渊古剑内部的王级铭纹迅速增长,超过了三十万道,达到冲击三元君王圣器的临界点。

????五天后。

????血泣、血宸、血凝筱,血绝家族这一代最优秀的三位年轻大圣,来到了瀚海庄园,远远的望着包裹在神火领域中的张若尘。

????血凝筱的俏目闪烁,道:“若尘表哥太努力了,狩天之战才刚刚获取大胜,所有人都沉浸在狂欢中,可是他却不受影响,依旧选择修炼,提升自己,真是值得我们学习。”

????血泣道:“越是强大的人物,越是有危机感。”

????血宸道:“今天就是他和罗乷公主定亲的日子,各大势力的修士,已赶去了福禄神宫。他是今晚的主角,绝对不能迟到。”

????“我去吧!”

????血泣来到神火领域的边缘,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热浪,躬身行礼,道:“若尘大圣,时辰已经很晚,我们该出发了!”

????火域的中心,张若尘将一件件战器收回,火焰则是化为一道道虬龙,钻进他的体内。

????此时众人才看清,他身穿赤红色的火神铠甲,腰缠准至尊圣器级别的神龙白骨鞭,万咒天珠则是戴在脖子上,掌心托着七星鬼莲,藏山魔镜悬浮在心脏的位置,腰上一边悬挂紫金葫芦,另一边挂着沉渊古剑。

????那等威势,让同是大圣修为的众人,一个个都不敢直视。

????血泣看着张若尘的一身至宝,暗暗咽下一口唾沫,心中悱恻,只是去定亲而已,至于将这么多至尊圣器都显露出来吗?

????太浮夸了!

????虽然浮夸,但是真的让人非常羡慕嫉妒。

????血宸和血泣的想法完全不同,眉头紧紧皱起。他从张若尘身上,感受到了杀气。他的状态很不对劲,不像是去定亲,反而像是要去杀人。

????将所有战器都带在身上,不是想要炫耀,而是对接下来要去杀的人非常重视。

????血宸小心翼翼的道:“提亲的聘礼,早已准备妥当,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福禄神宫。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张若尘应了一声,率先迈步走出去。

????瀚海庄园外,停着一支长长的车队,由圣王级的白骨巨兽拉扯,车上装满各种各样的宝物。

????张若尘没有去检查聘礼,带着侍女潋曦,登上了七星帝宫。

????血宸和血泣,分别坐在一只大圣级火君兽背上,在前面开路。十八位六劫鬼王,抬着七星帝宫,紧随其后。

????神尊赐婚的消息,早已传遍地狱界。

????看见血绝家族的提亲队伍,所过之处,引来无数地狱界修士的围观和议论,不知多少人眼中都带着羡慕之色。

????“罗乷公主倾城绝丽,是整个罗刹族的男子都梦寐以求娶到的女神,却没想到,最后却嫁给了张若尘。”

????“张若尘何等天资,乃是我们不死血族的绝代人物,配得上罗乷公主。”

????一位不死血族的修士,低声道:“我觉得,张若尘未必想娶罗乷公主,只是神尊赐婚,逼不得已,必须答应下来而已。”

????“怎么可能?罗乷公主那么美丽,张若尘怎么可能不想娶她?”

????那位不死血族的修士,摇头道:“罗乷公主虽美,可是张若尘的身边缺美人吗?潋曦仙子、夏瑜哪一个不是一等一的绝色佳人。据说,罗乷公主手段厉害得很,张若尘一旦娶了她,今后哪里还有现在这么风流快活?”

????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大,当然能够听到那些议论声。

????可是,他却丝毫不以为意,只是持着沉渊古剑,使用潋曦递过来的白色丝巾,反复的擦拭剑身。

????随后又取出一块人头大小的神石,在上面磨剑。

????“哧哧。”

????剑锋和神石摩擦,火花飞溅。

????藏山魔镜、紫金葫芦这些至尊圣器,威力都无比巨大,可是,每次遇到重大决定的时候,张若尘却更喜欢使用沉渊古剑。

????握着剑柄,就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再浮躁的心,都能瞬间变得平和。

????葬金白虎能够感受到,张若尘在磨剑的过程中,身上的杀意越来越弄,气势不断积蓄,散发出来的气息,变得凌厉狞然。

????葬金白虎道:“定亲的大好日子,何必要杀人?”

????“哧哧。”

????从剑锋上,飞射出来的火花,更加明亮。

????葬金白虎又道:“你今天杀人,动机太明显了,会引起怀疑的。”

????“正常情况下,当然会被怀疑。”张若尘道。

????葬金白虎道:“那什么时候,是不正常的情况呢?”

????“心魔入侵,张若尘失去了理智,化身成了魔。”张若尘道。

????潋曦站在一旁,感受到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实质一般的杀气,只觉得他就像是一尊绝世杀神,情不自禁的心惊肉跳。

????这种状态下的张若尘,简直太可怕。

????张若尘不再压制心魔,让其肆意爆发,随即双眼的瞳孔逐渐变红,红得犹如血滴。

????“轰隆。”

????背上十翼展开,张若尘提着沉渊,飞出七星帝宫,破空而去。

????七星帝宫的前方,坐在火君兽背上的血泣和血宸,被他身上涌动出来的血煞之气,震得斜飞出去。二人落到地面,震惊的望着张若尘飞走的方向。

????“好强的杀气,他想干什么?”血泣神情凝重。

????今天可是定亲的日子,不知多少大人物都已等在福禄神宫,,其中不乏有神灵级别的存在,难道张若尘敢逃婚吗?

????一旦逃婚,不仅要得罪天罗神国皇族,还要得罪福禄神尊。

????血宸道:“提前的队伍不能停下,继续前行。”

????紧接着,血宸立即刻画出两道传讯光符,打了出去。

????福禄神宫,乃是命运神殿的十二神宫之一,坐落在距离命运神山大概九万里之外的福禄悬空岛上。平常的时候,福禄悬空岛完全隐藏在空间中,除了神灵,没有修士看得见。

????今日,福禄神宫显化了出来,悬浮在天穹,散发出耀眼的光辉。

????神宫的下方,有一片宫殿群,建在一座湖泊上,红墙绿瓦,神雾缭绕,连绵千里。这里,乃是福禄神宫的外殿,是所有圣境弟子的修炼之地。

????张若尘和罗乷订婚的地方,就是在这外殿之中。

????天色渐暗,可是这里却是灯火通明,热闹至极。

????十族皆有修士前来参加订婚宴,不死血族狰狞,鬼族阴森,石族怪异,冥族神秘……,地狱界的宴会,总是充满了血腥和恐怖的味道,宴会上的食物,时常可以看到人头、魂食、幼婴、鲜血。

????罗乷穿着一身红衣,上面用凤凰的羽毛绣出百凤的姿态,头上插着玉钗。

????本是不着粉黛的她,今天,却勾画了眉毛,染抹了嘴唇,走在一尊尊狰狞恐怖的罗刹、鬼皇、尸骨修士之间,显得格外娇艳动人。

????看到宴席桌上,拜访有人族修士的血肉,她的眉头一蹙,沉声道:“我不是早就吩咐过了吗?若尘大圣有一半的人类血脉,今晚的订婚宴,不许出现任何与人类有关的食物。”

????两位罗刹女,立即吓得跪下。

????其中一位罗刹女颤声道:“公主殿下赎罪,这……这是神皇子殿下吩咐的,我们已经给他说过,可是……可是神皇子说,他就是看不惯若尘大圣,故意要这么做。”

????罗乷道:“不用听他的,赶紧撤掉。记住,这是若尘大圣的忌讳。以后,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,否则本公主决不轻饶。皇兄那边,我会亲自去和他谈。”

????两位罗刹女连声应是,匆忙的退了下去。

????罗乷抬起雪白的螓首,望向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夜空,脑海中,不禁回想起张若尘在命运神山下说的那番话,嘴角情不自禁浮现出一抹幸福浅笑。

????忽的,心有所感,仿佛被一双眼睛注视,于是她侧脸望向右方。

????百丈外,般若也身穿一身红衣。

????二女对视。

????罗乷是一个心思灵动的女子,只是对视了一眼,便是凭借女人的直觉,察觉到般若眼神中非同寻常的情绪。

????“这位般若殿下眼神看似平静,可是为何我却感觉到了一丝敌意。不对,是羡慕。也不对,是哀伤。似乎也不对,她的眼神为何会那么的复杂,她到底藏着什么心事?”

????罗乷再次向般若望去时,那个地方,已经没有了人影。

????……

????张若尘不知飞了多久,速度放缓,降落到一条血红色的大河边。

????这条河,与福禄神宫外殿的那片湖泊相连,宽达百丈,水流湍急,血气弥漫。张若尘闭上双眼,聆听水流和浪花。

????等了大概一刻钟,血色大河上,行来一艘巨舰。

????舰船的船头,立有一杆黑旗,旗子上印有“阎罗”二字。

????张若尘豁然睁眼,瞳孔中飞出万丈血光,让大河掀起十多丈高的浪花,沉厚的声音响起,道:“阎无神,你不是一直想要与我一战吗?今日,便在这里,我们一决高下,彻底将这个时代最强者的身份定下来。”

????“这一战,即分胜负,也分生死。”

????“轰隆。”

????水浪冲撞过去,将高速行驶的巨舰,撞得停了下来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品众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zshu.com/book/1412/2512/